尊重人才成长发展规律 比拼大师而非大官

编辑:凯恩/2018-11-09 22:37

  中共中央、国务院近日印发了《国家中长期人才发展规划纲要(2010-2020年)》,这是我国第一个中长期人才发展规划,是今后一个时期全国人才工作的指导性文件。那么如何认识国家中长期人才规划纲要?在落实人才规划纲中要注意哪些问题?来自人民日报编辑部的部分编辑从个人角度就此谈了自己的看法。

  相关评论:

  人民日报社论:加快建设人才强国

  落实纲要应充分尊重人才成长发展规律

  人民时评:破除武大郎、周扒皮等思维,让“才为我用”

  人才工作将向“全面”、“协调”方向发展

  张铁: 人才是什么?《纲要》序言第一句就进行了定义:具有一定的专业知识或专门技能,进行创造性劳动并对社会做出贡献的人。所谓的“专业知识”和“专门技能”,决定了在每一个领域都可以有人才、出人才。我们在《纲要》全文中,也可以看到,在这样的人才定义指导下,今后的人才工作,将向着“全面”、“协调”的方向发展。比如,在“统筹推进各类人才队伍建设”的要求之下,专门谈到了“农村实用人才队伍”和“社会工作人才队伍”建设;在“重大政策”中,包括“现代农业人才支撑计划”、“边远贫困地区、边疆民族地区和革命老区人才支持计划”。这些,都让人期待一个人才在各行各业、各个地区全面涌现的宏伟愿景。

  相关新闻:

  专题:贯彻落实全国人才工作会议精神

  人民时评:用建设人才强国回答“钱学森之问”

  克服人才管理中的行政化、“官本位”倾向

  人才管理的理念和体制需向服务本位转变

  人民时评:胡锦涛为何强调人才要“以用为本”?

  杨健:凤凰娱乐(fh03.cc)看这个规划,我个人比较关注的一点是:克服人才管理中存在的行政化、“官本位”倾向,取消科研院所、学校、医院等事业单位实际存在的行政级别和行政化管理模式。在科研、医疗等事业单位探索建立理事会、董事会等形式的法人治理结构。看来两会前后探讨的高等学校去行政化问题,已经在国家层面进入战略实施阶段,不过对于建立理事会、董事会等,还没有看到具体的安排。这也从一个角度说明,人才管理等制度的改革,不仅仅是人事、组织部门的事,需要更加高层的综合系统设计。

  人民时评:如何理解胡总书记的“人人都能成才”?

  范正伟:《资治通鉴》记载,唐太宗李世民曾要求大臣封德彝举荐贤才,但封德彝很久都没能推荐出一个人选来。唐太宗问他怎么回事,封德彝回答说,不是我不尽心,而是如今天下没有奇才。对此,唐太宗说了一句耐人寻味的话:“君子用人如器,各取所长,古之致治者,岂借才于异代乎?”科学发展以人为本,人才发展以用为本。落实人才发展规划纲要的一个重要体现,就是在实践中树立科学的用人观,不能只见人之短,不见人之长,甚至求全责备。事实上,许多时候,所谓“不合格”的人才只是因为放错了位置。避免“借才于异代”的思维,我们一方面要按照人才发展规划纲要的要求,牢固树立以用为本的理念,把以用为本贯穿于人才培养、引进和使用的各个环节,努力使人才各得其所、用当其时、各展所长;另一方面,也要像人才发展规划纲要指出的,坚决破除束缚人才发展的体制机制障碍,最大限度地激发人才的创造活力,使各类人才作用得到充分发挥。

  在实践中树立科学的用人观

  全国人才工作会议举行 胡锦涛温家宝发表重要讲话

  詹勇:规划纲要针对人才管理中行政化、官本位现象,给出了一整套“人才本位”的思路和方案,这是以人为本思想在人才工作上的体现。比如,明确人才优先战略,尤其是提出人才投资优先,加大对人才发展的投入,提高人才投资效益。在人才培养方面,要求搞创新型教育,突出培养学生的科学精神、创造性思维和创新能力。在人才使用方面,突出以用为本,尤其针对高层次创新人才,强调建立有利于科技人才创新创业的评价、使用、激励措施,扩大科研机构用人自主权和科研经费使用自主权。在人才管理上,加强和改进党对人才工作的领导,创新党管人才方式方法,推动政府人才管理职能向创造良好发展环境、提供优质公共服务转变。这说明,人才管理的理念和体制需要创新,要向服务本位转变,才能为人才本位提供环境和保障。

  人民时评:人才工作目标,为何指向2020年

  学术科研单位比拼的是“大师”而不是“大官”

  陈家兴:10年时间,就从世界人才资源大国进入世界人才强国行列,好大的雄心,好重的任务,好紧的时间!从规划纲要提出的“国家人才发展主要指标”看,这个时间表,自有其科学的指标测算和人才发展制度安排。现在,惟有充分尊重人才成长发展规律,充分认识我国人才发展总体水平与世界先进水平之间的较大差距,充分看到我国人才培养与经济社会发展需要的不相适应,才能增强责任感、使命感、危机感,把这个规划纲要落实好,为实现国家发展战略目标奠定人才基础。凤凰彩票(fh03.cc)

  唐宋:学术科研单位,比拼的应该是“大师”,而不是“大官”。只有以学术科研“大师”为导向,才能走出教学科研单位“衙门化”的怪圈,回归学术科研的本位。